二胎弟弟与“自伤”姐姐

发布时间:2016-10-17   

 

二胎弟弟与“自伤”姐姐 

咨询次数:6 次

咨询费用:1800 元

案例类别:亲子关系

运用的技术:认知疗法

案例简述:
      因为妈妈要了小弟弟,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,而有自伤的行为,爸爸带来咨询。

咨询经过:
      国家的二胎政策出台后,很多父母考虑要二胎。这无疑给一些原本是独生的孩子造成一些压力。我接待了一位8岁的个案,因为妈妈要了小弟弟,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,而有自伤的行为,爸爸带来咨询。
小囡囡的爸妈一年前,和小囡囡商量,问她再给她生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行不行?小囡囡当时说好呀。一年后,当小弟弟出生时,小囡囡看到所有人都围着小弟弟转,而忽略了她的存在的时候,她感到了危机。有时她会对妈妈说,她恨小弟弟。妈妈向小囡囡解释说,并不因为弟弟的出生而不爱她,也只能起到暂时安慰的作用。小囡囡开始变得看父母的脸色行事,变得小心谨慎,唯恐爸爸妈妈不喜欢她。但是暗地里,有时会偷偷地哭,甚至最近一个月出现了自伤的行为:自己把自己的耳朵抓破,直至流血。
爸爸妈妈开始觉得问题严重,带来看心理咨询师。
我见到小囡囡时,她表现得非常懂事,阿姨阿姨的叫得亲热,每说一句话,都要看看我的脸。我和小囡囡慢慢的聊,把话题扯到小弟弟身上。小囡囡说她喜欢小弟弟,因为他可爱,但是又恨弟弟,因为所有人都喜欢他。这里爸爸在一旁插话说:当时你是同意要小弟弟的呀!是你同意了我们才要的,现在你又不喜欢了!是不是你的错呀?
小囡囡说:本来不想要的,可是不知道小弟弟长得什么样子,想看看,就同意了,这句话说得小囡囡的爸爸好笑了起来。
我就问,自从小弟弟出生后,小囡囡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?小囡囡的心情发生了什么变化?小囡囡的爸爸妈妈又发生了什么变化?小囡囡一一回答了我的问题,我看到了她的小心灵其实很善良,对弟弟的到来并没有恶意,但同时也有“存在”危机,担心自己一惯拥有的优越的地位被弟弟剥夺。最终,我把话题引致了自残的行为上面。小囡囡说,她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都感到很难受,因为妈妈搂着小弟弟睡了,她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,很寂寞,就抓耳朵,出血了就感觉好受一些。通过前2小时的谈话,小囡囡回家就中止了抓耳朵的行为,小囡囡说,不会再抓耳朵了,如果再有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和妈妈爸爸说,妈妈爸爸是爱自己的。
小囡囡经过6个小时的咨询,心情好转,自残行为消失,不再恨小弟弟,恢复天真快乐的样子。对于小囡囡的爸爸妈妈,也给了一点建议,主要是不要再责怪小囡囡“同意”要弟弟的事情。
分析:二胎的出生,对头生子女定然有影响,尤其是在目前的国情,头生子女本来接受的信息是“我是独生子女”,那种心理定势定然有深刻的影响,要想接受弟弟妹妹的存在,需要一个过程,更需要父母在里面协调。
同时提醒:想要生育二胎的父母,关于与头胎子女“商量”要二胎的事,要慎重。本身父母的生育权,属于父母自己,作为孩子无权干涉父母的生育权。但是父母却把这个权利硬生生的加到孩子身上,孩子就稀里糊涂的替父母承担了这个权利。二胎一旦出生,头生子女如果适应不了,父母就可能责怪孩子“同意”了父母要二胎,现在“出尔反尔”,让孩子承受不该有的委曲。本案例小囡囡的父亲就表现出这个倾向。父母想再要孩子,可以向头生子女表示,你会有个弟弟或妹妹即可,是属于“告知”的义务,而不是转嫁“商量同意”的权利。

经验感想:
      分析:二胎的出生,对头生子女定然有影响,尤其是在目前的国情,头生子女本来接受的信息是“我是独生子女”,那种心理定势定然有深刻的影响,要想接受弟弟妹妹的存在,需要一个过程,更需要父母在里面协调。
同时提醒:想要生育二胎的父母,关于与头胎子女“商量”要二胎的事,要慎重。本身父母的生育权,属于父母自己,作为孩子无权干涉父母的生育权。但是父母却把这个权利硬生生的加到孩子身上,孩子就稀里糊涂的替父母承担了这个权利。二胎一旦出生,头生子女如果适应不了,父母就可能责怪孩子“同意”了父母要二胎,现在“出尔反尔”,让孩子承受不该有的委曲。本案例小囡囡的父亲就表现出这个倾向。父母想再要孩子,可以向头生子女表示,你会有个弟弟或妹妹即可,是属于“告知”的义务,而不是转嫁“商量同意”的权利。

沈阳瑞莱克斯心理咨询所
地址:沈阳市皇姑区长江街59号甲2国美电器1104
客服电话:024-31134962
客服QQ:2811368914
微信公众平台:瑞莱克斯心灵给氧站
网址:http://www.syrlks.com/

详细地址:沈阳市皇姑区长江街59号甲2北行国美电器楼上1104

咨询热线:024-31142402 18002462639